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

编辑 锁定
《寻她千百度/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编著者赵永武。 透过这些苍凉辛酸落寞伤感的爱情故事,读者可以看到一个个不甘平庸的灵魂:有在家庭和亲友的重重包围中一意孤行,寻找真正爱情的安小雅;有在一次次情感和婚姻生活的不幸打击中,不甘沉沦的安琴;有为寻找真爱,不惜历尽磨难“众里寻她千百度”的乡村“艺术家”(见《寻她千百度》);还有为追求纯美爱情,不惜受人挖苦讽刺屡受打击的诗人打工者(见《999朵玫瑰》)。
书    名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
出版社
西安出版社
页    数
247页
开    本
16
作    者
赵永武 吴克敬
出版日期
2012年10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807129868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基本介绍

编辑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内容简介

《寻她千百度/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编著者赵永武。
  西安文学,源远流长,不论是风、雅、颂,还是汉赋、唐诗,无不在历史的年轮上镌刻下了深深的痕迹,流传下无数优美动听的传说,一次次登上时代的潮头浪尖,树立起大时代的精神标杆。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建国后,中国当代文学发展迅猛,各种思潮蓬勃涌现,而以柳青、杜鹏程、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为代表的著名作家,以西安为中心,创作了大量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优秀文学作品,在全国乃至世界文坛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涌动,引起了极大的注目和赞誉。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作者简介

赵永武,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首届签约作家,西安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2004年开始小说创作,至今已有近百万字在国家和省市纯文学报刊发表。短篇小说《二牛和他的二舅》获2009年《卜月》与《延安文学》联合举办的全国征文大赛小说类奖项:中短篇小说集《离婚女人安晓雅》,作为建国60周年献礼礼品图书,被中国移动录入手机阅读,个别篇目被多家网站转载。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图书目录

编辑
总 序
  夏夜里的磷火一闪(自序)
  民间风流债
  你是谁的谁
  关于一起裸奔事件的深度解读
  那风花雪月的往事
  剁
  寻她千百度
  殉情在巅峰
  蹲在阳光底下
  我这病
  驼背
  附录
  女性的坚韧男性的忏悔
  回忆在过去找你
  无物之阵中的生存困境
  对庸常浮生的思考和追问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文摘

编辑
有社把耳朵伸过来说,没听见。
  凤琴说,对不起。
  有社缩回脑袋去,显得很诧异地问,你是说,对不起?
  风琴愣愣地看着有社。
  有社说,我不想听对不起,我只想知道,双龙咋知道你屁股上“蝴蝶飞啊”?
  凤琴胳膊抱住膝盖说,我只能说,对不起。
  我告诉你,我只想知道,他咋知道你屁股上“蝴蝶飞啊”!有社一字一板说。
  凤琴说,随便你怎么处置。
  有社盯着凤琴。良久,忽然又哈一声怪叫,没本事的男人才想着咋样对付自己老婆呢。我还得留点力气,明天对付成双龙。说着,脱鞋上床,三两下撕扯下衣服,钻进被窝,直挺挺躺下,像具死尸。
  一时间,四下里一片阒寂。窗外有秋虫的嘶鸣,珠圆玉润的,在夜的帷幕里轻盈地滚来滚去。耳边有荧光灯管的电流声,像一根亮亮的丝线,向人脑海里的无限深远处飞窜。凤琴心里暗自苦叹一声,泪水悄悄滑落下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社忽然坐起身来,用责怪的口吻说,你应该背着牛头不认赃!说完义躺下,说,我还以为你会背着牛头不认赃。稍顷,义是一句,记住了,下次,就是背了天大的牛头,也不能认赃。
  风琴钻进被窝,抱住r有村=,双乳抵在有社背上,泪水打湿了有社的肩膀。有社回转脸来,说,我想吐。应答他的,只有凤琴的抽泣。有杜挣脱了风琴的怀抱,上身欠起来,盯着凤琴的脸说,我还是想知道,双龙咋知道你屁股上“蝴蝶飞啊”。
  凤琴说,别闹了……
  有社说,我没有闹。我就是想知道。拜托。
  凤琴四肢打开,摆出一个任人宰割的架势,说,你打我一顿吧。
  有社嘁一声冷笑:没这个习惯。
  凤琴说,那咱们离婚。
  有社又喊一声冷笑:屁股一拍想溜?
  凤琴说,那你杀了我!
  有社说,我只想要答案,不想要你的命。
  凤琴看着有社的脸。那脸后面显然还有一张脸,一张魔鬼行将吃人的脸。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有社盯着她的脸。说,不想说,是吧?我想,你迟早会说的。
  凤琴心里像有什么东西唏里哗啦垮掉了,似乎有个声音在说,该来的,自会来到。
  有社开始一天两晌去双龙家“上班”。两家都没有在岭梅镇上开什么门店,地里的苗木或者猕猴桃还没有到出售的时间,都有大段的空闲时间,正适宜进行一场攻防游戏。
  每回临出门时,有社都要闪出一脸古怪的笑意,跟凤琴打招呼,我去找双龙呀,谈谈心,哥俩好好谈谈心。凤琴想质问一句,你想干啥?却每回都忍住了。理亏的是自己,想阻止一些看起来怪诞的行径,都感觉理不直气不壮的。只好由他去了。由他去了,心里却七上八下地打鼓,生怕闹出什么祸端来,也生怕闹得满城风雨——其实,细想想,眼下恐怕早已是满城风雨了。好话腿脚短,坏话却有翅膀,最喜欢在嘴巴和耳朵间扑棱棱飞过来,扑棱棱飞过去,搅起一天的烟尘和唾沫星子。眼下,要是自家男人再不理智,明火执仗要跟双龙去闹活,坏话的翅膀只怕会是扇得更欢实了……罢了,这是自己该有的惩罚。但凡不呆不傻的男人,头顶平白无故多了顶绿帽子,都会闹腾个不会熄火的,还别说是有社了。 有社这盏灯原本就不省油。用街上孙二叔的话说,属于“踢腿骡子”,有事没事都想尥蹶子呢,还别说现在他握了一手别人的小辫子。孙二叔当年还是官身子的时候,就曾领教过有社的蹄蹄爪爪。忽然间,他夜里就坐到哪个村干部家里了,说是要征求村干部的意见。征求什么意见?他会一条一条地列举出这个村干部的所谓劣迹,说是要把这些反映到镇上去,或者县上去,眼下就是要让村干部核实一下,看看哪些劣迹是凭空捏造的,有哪些劣迹跟实际有出入,又有哪些劣迹还没有列举出来。就征求这个意见。用的是慢条斯理的语气,脸不变色心不跳,那一个镇定自若,简直——敢说不止是北街就是整个岭梅镇都没人能比得上。“好在这娃儿,我还能辖制住,从没针对过我。”这是孙二叔脱了官身子的壳后,每每说起有社过五关斩六将的事迹时,要交代给众人的话语。
  到饭时了,有社就按时按点从双龙家回来。进门时,还哼着秦腔《下河东》:河东城困住了宋王太祖……还别说,神韵上,还真有几分跟被“困住”的宋王太祖相像。手提着根虚拟的盘龙棍,满脸是很亢奋的红光,左冲右突着做困兽状。目光逮着凤琴了,就哈一声怪叫,狗日的双龙,背着牛头不认脏!这一点你应该遵照毛主席的意志,向成双龙同志学习!凤琴上下打量他一番,义去忙灶上的活计了。有社追赶过来,用孩子一样乖巧的口吻说,我想向你汇报战果。凤琴没好气地说你像在演戏。没有人家县剧团的丑角演得好。有社说,不,是戏在演我。凤琴不吭气了。有社说,我只问他,你咋知道我老婆屁股上有“蝴蝶飞啊”?狗日的只是嬉皮笑脸。软话说了一笸篮,就是不往正题上牵。说到这里,我想批评你了,找野汉,也得找个敢担当的。找了这么个腰里没筋没骨的狗,你不嫌臊,我还嫌丢人呢!凤琴说,你……觉着有意思吗?有社说,有意思!咋,你们有意思毕了,就不许别人也有意思一回?凤琴只好闭嘴。息事宁人是上策。有社在她背后继续唱:把一个真天子昼夜巡营……
  海宁也来凑热闹。
  这天上午,正整理衣橱的凤琴,透过窗玻璃,忽然瞥见海宁侧身闪进了自家院门。似乎应验了某种预感,她心里苦笑一声,说,该来的,一个都不会少。瞬间里,她脑子的转速很快,她想把撒了一床的衣物胡乱塞进衣橱,叉一想,觉得这阵势可能效果更好一些。她麻利地挪步到镜子前,往脸上抹了滋润霜,义涂了口红,想再用眉笔修修眉毛,院子里已经响起了海宁的召唤声。她应了一句,抿了几下嘴唇。迎了出去。哪怕迎来的是巴掌,也得迎上去,并且还要大模大样地迎上去。不能失了礼数,更不能显出怯懦来。
  凤琴能感到客人的步履中透着几丝慌乱,风琴能感到对方脸上漂浮的笑意有些虚假,凤琴更能感觉出来者不像是找碴的。P3-P5

西安市签约作家资助出版丛书:寻她千百度序言

编辑
中国是一个文学的泱泱大国,西安的文学又有着得天独厚的漫长的历史传统。作为中国曾经的十三个朝代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她集天地之大成,汇五湖四海之文化思想于一炉,铸造出了辉煌灿烂数千年的文学精品,成为中西方文学家和思想家膜拜的圣地。
  西安文学,源远流长,不论是风、雅、颂,还是汉赋、唐诗,无不在历史的年轮上镌刻下了深深的痕迹,流传下无数优美动听的传说,一次次登上时代的潮头浪尖,树立起大时代的精神标杆。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建国后,中国当代文学发展迅猛,各种思潮蓬勃涌现,而以柳青、杜鹏程、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为代表的著名作家,以西安为中心,创作了大量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优秀文学作品,在全国乃至世界文坛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涌动,引起了极大的注目和赞誉。
  新中国已过一个甲子,文学伴随着文明的进步成长成熟,迎来一个全新的信息化、网络化时代,但也面对着更加复杂多变的思想维度和社会切面。如何把握当下,引导社会思潮的健康发展和整合融合,成为新一代作家担负的责任和义务。
  为了进一步贯彻党的十七大关于发展和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精神,迎接十八大的胜利召开,落实市委“出人才,出精品”的指示,切实改变西安文学队伍后继乏人、精品力作不多的创作现状,在西安市财政局的大力支持下,2011年,西安市文联、两安市作协首届签约16名中青年作家。以期通过这种方式,达到呵护蓓蕾幼芽的成长,激励、引导和支持中青年作家积极创作.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并资助其出版,为他们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铺路搭桥。
  播种是艰辛的,丰收是喜悦的。春华秋实,继2011年底的第一批五部作品——赵丰的《孤独无疆》、国稳社的《彼岸的芦苇》、刘牧之的《拓跋树娥》、曹军华的《朱雀门下》、蒋书平的《河流传说》,这是我们第二次麦收。它们是吕虎平的《单面人》、赵永武的《寻她千百度》、袁国燕的《亲密有间》、史飞翔的《学问与生命》、黄海的《乘火车》。
  作品出版后,我们将举办作品研讨及宣传推介会,邀请知名作家、评论家参加,通过相互的交流探讨,不断提高作家们创作的艺术。与此同时,我们将联合相关刊物和媒体进行报道,以期扩大作者的知名度和作品的影响力。
  在此,给予本次结集出版的作家以及作品以美好的祝愿,并希望后继者努力前行,再创西安文学创作新高潮。是以为记。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