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

编辑 锁定
《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内容简介:婉约词情调柔美,意境清幽,音律谐婉,语言圆润,“多以清切婉丽之词,写房帏儿女之事”。这一派的词人以柳永、李清照等人为代表。《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辑录了两大名家大量的经典名篇,精注详译,呈现出宋代婉约词的非凡功绩。
书    名
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
出版社
凤凰出版社
页    数
386页
开    本
64
品    牌
唐码书业
作    者
《读点经典》编委会
出版日期
2012年6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50610286

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基本介绍

编辑
在一切作品中,经典的分量是*重的。经典意味着时间的淘沥、文明的传承、智慧的结晶。举凡文学、历史、艺术……只要经典,必有*广泛的观众。因此,古今中外各个领域的经典作品,便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和市场号召力。《读点经典》书系所选书目,均是经典领域中千锤百炼的经典之作,在吸引读者方面有天然说服力。 《读点经典》内容丰富多彩,图片精美细致;而且本书轻便易带,方便您随时随地阅读,可在外出闲坐、公交地铁中增加视野及知识面。
《读点经典(第3辑):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编委会,由几十位出版社资深编辑及策划人组成,是一支庞大而经验丰富的团队。他们在出版行业都有成功的策划经验和扎实的编辑功底,对市场中的图书有很强的把控能力,曾多次成功推出了多套市场销售极佳的丛书,在业界赢得了很好的口碑。

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序言

编辑
前言:宋词是中国古代文学阆苑里的一朵奇葩,它以奇崛的姿态、脱俗的神韵与唐诗争奇,代表了一代文学之胜,铸就了中国古代文学史的辉煌。明代,有学者将词分为“婉约”和“豪放”两体,婉约词情调柔美,意境清幽,音律谐婉,语言圆润,“多以清切婉丽之词,写房帏儿女之事”,在题材上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这一派的词人以柳永、李清照等人为代表。
  柳永(约987-约1053),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故又称柳七,崇安(今福建武夷山市)人,有《乐章集》传世。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柳永中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后世因称其柳屯田。柳永一生仕途坎坷,但其词作却流传甚广,民间有“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之说。他的创作不仅促进了宋词的发展,也在内容和形式上为后继者的创作提供了典范。柳词在内容上以表现下层人民的悲苦和歌伎们的悲欢为主,在创作方向上改变了词的审美内涵和情趣,变“雅”为“俗”,极大地拓展了词的内涵和外延,故大众对柳永有“市民词人”的评价。此外,柳永不但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其首创或首次使用的词调保存下来的就有一百多个),而且还是慢词的倡导者。
  李清照(1084-约1155),号易安居士,生于历城(今山东济南)的一个书香门第,从小耳濡目染,“自少年,便有诗名”。她工书,善画,兼通音乐,在文学上更是全才。李清照是婉约派的杰出代表,她的词在词坛中独树一帜,人称“易安体”。其作品颇丰,可惜大都散佚。同其生活经历一样,其创作大体上也以南渡为界分为两个时期。前期的词表现了生活的安定美好,清新明快;后期的词书写飘零之苦,悲凄凝重。除此之外,晚年时她还有一些感世事、叹身世之作。
  在此,我们特地将这两位词人的词作辑录成集,并配以作者简介、注释、译文、赏析,让读者在欣赏佳作的同时,对作品的创作背景、作品背后的故事以及作品深刻的内涵有一个全面的了解,相信读者一定能够从中得到最纯粹的美的享受。

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图书目录

编辑
相思篇
  雨霖铃
  蝶恋花
  忆帝京
  两同心
  满江红
  卜算子慢
  女冠子
  诉衷情近
  婆罗门令
  少年游
  凤衔杯
  采莲令
  集贤宾
  二郎神
  满朝欢
  玉蝴蝶
  浪淘沙慢
  闺情篇
  西江月
  甘草子
  甘草子
  定风波
  昼夜乐
  驻马听
  迷仙引
  鹤冲天
  斗百花
  柳腰轻
  锦堂春
  倾杯乐
  述怀篇
  鹤冲天
  看花回
  受恩深
  如鱼水
  玉楼春
  羁旅篇
  少年游
  迷神引
  八声甘州
  梦还京
  竹马子
  满江红
  归朝欢
  安公子
  倾杯
  曲玉管
  引驾行
  笛家弄
  洞仙歌
  夜半乐
  戚氏
  玉蝴蝶
  破阵乐
  看花回
  柳初新
  木兰花慢
  望海潮
  倾杯乐
  迎新春
  早梅芳
  望远行
  李清照名词名句
  相思篇
  一剪梅
  醉花阴
  怨王孙
  蝶恋花
  添字采桑子
  蝶恋花
  鹧鸪天
  凤凰台上忆吹箫
  行香子
  孤雁儿
  好事近
  闺情篇
  如梦令
  如梦令
  点绛唇
  点绛唇
  减字木兰花
  浣溪沙
  浣溪沙
  浣溪沙
  浣溪沙
  浣溪沙
  小重山
  忆秦娥
  念奴娇
  怀旧篇
  声声慢
  临江仙
  武陵春
  摊破浣溪沙
  南歌子
  怨王孙
  蝶恋花
  诉衷情
  菩萨蛮
  菩萨蛮
  咏物篇
  鹧鸪天
  摊破浣溪沙
  满庭芳
  庆清朝慢
  玉楼春
  渔家傲
  清平乐
  多丽

读点经典:婉约词圣柳永·李清照名词名句试读

编辑
雨霖铃
  寒蝉凄切①,对长亭晚,骤雨初歇②。都门帐饮无绪③,留恋处、兰舟催发④。执手相看泪眼⑤,竟无语凝噎⑥。念去去⑦、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⑧。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⑨、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⑩,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注释
  ①寒蝉凄切:指秋蝉叫得凄凉急促。
  ②骤雨初歇:一场大雨刚刚停歇。
  ③都门帐饮:在京都城门外设帐置酒宴饯行,化用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无绪:无精打采,没有情绪。
  ④留恋处、兰舟催发:难舍难分之际,艄公催着要开船启程。兰舟,《述异记》载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后用做船的美称。
  ⑤执手:紧拉着手。
  ⑥凝噎:悲痛气塞,欲哭无声。
  ⑦去去:重复言之,表示路途遥远。
  ⑧暮霭沉沉楚天阔:暮霭沉沉的南天一片空阔。暮霭,傍晚的雾气。沉沉,深厚的样子。
  ⑨更那堪:更何况。
  ⑩经年:一年又一年。
  风情:男女恋情,此指兴味,情致。
  译文
  秋蝉的鸣叫声是那么凄凉急促,面对着傍晚时分的长亭,一场大雨刚刚停歇。在京都城门之外设帐置酒饯行,喝酒时无精打采,毫无情绪。正当留恋而舍不得分开的时候,艄公催促着要开船出发。紧握着 手四目以对,眼泪忍不住流下来,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悲痛气塞,欲哭无声。此一别迢迢万里,路途遥远,暮霭沉沉的南方天空,空阔得没有边际。
  自古都是多情的人在离别的时刻最伤心,更何况时值冷落的清秋时节,离别之苦就更叫人无法忍受。今天晚上酒醒时身将在何处呢?可能只有杨柳岸上,晨晓的冷风和残缺的月牙陪伴我了。这一别可能不止一年,即便有良辰美景,也形同虚设。即使有千万种风情,又能够再向谁去倾诉呢?
  赏析
  这首词作为柳永婉约词的代表作,真切再现了情人离别时恋恋不舍、缠绵哀怨的情景,至今被人们反复咏唱。
  上阕刻画了情人诀别的场景。前三句以景写情,融情于景,通过对自然景物的描写暗示离人心中的“凄切”。“都门帐饮无绪”直写自己的情绪,却是“无绪”。情人将别,不想走,却又不得不走,这是怎样的痛苦和无奈啊!后两句是作者对离别后生活的联想:自己将孤身一人,在这广阔苍茫的天地间漂泊。烟霭沉沉,前路茫茫,这愁绪似乎已经如烟霭般弥漫在整个天地之间。
  下阕主要是联想。前两句由一般的离别具体到此次的离别,凄凉的氛围愈铺愈浓。后三句,词人幻想自己以后的生活:今夜酒醒后,只见杨柳岸边晓风凄凉,残月斜挂,这样的情景,怎不让人心碎!于是心中满是萧然,恐怕这次离别之后,即使光景再美好,也不能引起词人的兴趣,这满腔凄苦自是再也无可诉说!
  蝶恋花①
  伫倚危楼风细细②。望极春愁③,黯黯生天际④。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⑤。
  拟把疏狂图一醉⑥。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⑦。衣带渐宽终不悔⑧,为伊消得人憔悴⑨。
  注释
  ①蝶恋花:词牌名。原是唐代教坊曲名,本名《鹊踏枝》,作为词牌名始于晏殊,并改为今名。调名得名于梁简文帝萧纲的诗句“翻阶蛱蝶恋花情”,取其中三个字。双调,六十字,十句,上下阕各五句四仄韵。此外,又名《黄金缕》、《凤栖梧》、《一箩金》、《鱼水同欢》、《细雨吹池沼》、《明月生南浦》、《卷珠帘》、《江如练》等。
  ②伫:长久站立。危楼:高楼。
  ③望极:极目远望。
  ④黯黯:迷蒙不明的样子。
  ⑤会:理解,懂得。
  ⑥拟把:打算。疏狂:粗犷狂放,不合时宜。
  ⑦强乐:强颜欢笑。强,勉强。
  ⑧衣带渐宽:形容人逐渐消瘦。
  ⑨伊:她,指心中所爱之人。
  译文
  长久地在高楼上伫立,细腻柔和的微风缓缓地吹拂着面颊。极目远眺,春愁自那遥遥天际苍茫地生出。草儿翠绿,苍茫烟光,伴着夕阳残照,沉默无言,又有谁能懂得独自凭栏的深意呢?
  打算将那粗犷狂放、不合时宜的心情换做一通大醉,可是对酒当歌、强颜欢笑却觉得更加没有意思。衣带渐渐宽松,人也更加消瘦了,但始终无悔,心甘情愿地为了她使自己的身体消瘦憔悴。
  赏析
  这首词因景思人,全篇充满作者因身世飘零而生的落寞情怀和对情人无怨无悔的思恋,两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
  上阕写作者登楼所见。第一句直述,主人公在高楼之上倚栏远望,清风细细,无边的芳草直至天际,让他不由得顿生愁绪,为什么呢?那春草太像自己心中的忧愁了,都是那么漫无边际。在这里,也正说明主人公自己游心已倦,心系他乡心爱的女子。夕阳残照,烟光烂漫,寂寞凭栏,主人公心中的孤单、落寞开始萦绕。然而他知道,此时此刻,是没有人明白他的心意的。也正是由于孤单落寞而无人可诉,才更显得愁绪满怀,才更生思念情人的愁怀。为下文埋下了伏笔。
  下阕叙述自己如何情深。一个“拟”字,一方面引出主人公想把满腹疏狂化为一场淋漓酣醉,狂歌痛饮而强颜欢笑;另一方面又是虚指,“还无味”暗寓这样的消沉亦不能使自己摆脱愁绪,足见愁绪之深沉。直到这里,作者才道出自己究竟愁的是什么。原来都是为那个思念的情人啊!于是,上半部分蓄积的感情终于轰然迸发,作者在最后喊出了自己爱的宣言,衣带渐宽又有何悔,那个美丽的女子,就是值得人为她憔悴啊!
  这首词幽婉而又活泼,灵动而不木讷。后两句早已成为后世情人们互诉思念之情的绝唱。“专作情语而绝妙者”,王国维对这首词的评价绝非妄言。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