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深情:巴金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泥土深情:巴金》是《现代作家青春剪影丛书》之一,陈迎宪著。《泥土深情:巴金》主要内容包括富饶神奇的巴蜀古国;“送子娘娘”送来的淘气娃娃;县衙门里的“鸡司令”;蚕宝宝;充满阳光的书房;惊堂木和青天大老爷等。
书    名
泥土深情:巴金
出版社
安徽教育出版社
页    数
136页
开    本
32
品    牌
安徽教育出版社
作    者
陈迎宪 傅光明
出版日期
2012年9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33669294

泥土深情:巴金基本介绍

编辑

泥土深情:巴金内容简介

《泥土深情:巴金》由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

泥土深情:巴金作者简介

陈迎宪,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后师从中央戏剧学院谭霈生教授攻读戏剧美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任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副巡视员、全国艺术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著有《海上惊雷——曹禺》和艺术评论文集《三星晌午》等,曾获“田汉戏剧奖”论文一等奖等奖项。

泥土深情:巴金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章富饶神奇的巴蜀古国
  第二章“送子娘娘”送来的淘气娃娃
  第三章县衙门里的“鸡司令”
  第四章蚕宝宝
  第五章充满阳光的书房
  第六章惊堂木和青天大老爷
  第七章杨嫂
  第八章成都老家
  第九章革命辫子大汉旗
  第十章欢乐美丽的青春世界
  第十一章母亲:第一位先生
  第十二章二姐
  第十三章木匠老陈
  第十四章第二位先生
  第十五章父亲
  第十六章祖父
  第十七章平生的第一封信
  第十八章第三位先生
  第十九章叛逆者
  第二十章灵魂的呼号
  第二十一章乘风飞翔
  巴金主要著译书目
  后记

泥土深情:巴金后记

编辑
当这本薄薄的小书即将完成的时候,新年的钟声正徐徐回荡在古老的京城。瑞雪飘飞,北国一片银装素裹。这纯净和洁白,仿佛也飘入了我的心中……
  虽然只有数万余字,然而,我却由此走近了一个海洋般浩瀚的艺术殿堂,走近了一个比天空还要广阔的胸怀。在这里,我感受着一颗伟大、深邃、火一般燃烧着的心灵,我沉醉在那无比的亲切、睿智、清新、隽永之中……
  我很有些忐忑,在撰写这本小书时,没有去访问巴金老人。这不仅因为和老人有着地域之遥,也不仅因为老人已是九旬高龄,老人的时间实在太宝贵,而更是为“高山仰止”!
  老人曾经说过,他不想别人替他作传。我亦不敢有这样的念头。书中的基本内容,无论情节或是细节,均来自老人的笔下。我更希望,在这连缀之中,融入我对老人的认识、理解,融入我对老人的敬意!
  而今,老人已经远行,老人的一生,在“作品中生活,在作品中奋斗”;他始终努力践行: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而不在于索取;他对后辈殷殷嘱咐:人各有志,最重要的是做人。他对新一代孩子殷切希望:一定要学好中文……他对故乡无比眷恋:我一直想闻闻家乡的泥土味。到现在,我仍要汲取家乡的阳光、雨露,跟家乡的禾苗、树木一齐生长……他希望“化作泥土”……而所有这一切,都如老人自己所说的那样,“只要我的作品存在,我心里的火就不会熄灭……”它将永远温暖着,燃烧着,在未来无限的日子里!
  愿亲爱的小读者们在这里,能够感受到老人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生活氛围,能够寻觅到老人人生历程的最初轨迹,进而去感受老人的那一颗博大、深邃、火一般燃烧着的心灵;并且以此,铸炼自己也有一颗能够温暖别人的美好的心灵。
  我也愿以此,献上我对老人的深深的永远的崇敬!
  壬辰·端午
  尘尘居

泥土深情:巴金序言

编辑
青春剪影出一首首梦的歌
  鲁迅《呐喊·自序》的开篇第一句话是:“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紧接着,他回忆起儿时家庭从小康坠入困顿,这样的苦涩经历使他从中得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继而要“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
  从他睁开眼看世界,他便有了梦,很美满的一个梦——到日本,学医,救治像他父亲一样“被误的病人的疾苦,战争时候便去当军医,一面又促进了国人对于维新的信仰”。直到课堂上放映关于日俄战事的画片,“忽然会见我久违的许多中国人了,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据解说,则绑着的是替俄国做了军事上的侦探,正要被日军砍下头颅来示众,而围着的便是来鉴赏这示众的盛举的人们”。
  这个故事本身已具有经典性,不仅如此,相信凡熟悉鲁迅的读者更喜欢咀嚼接下来的这一小段文字,因为它是鲁迅作家梦开始的地方:“学医并非一件要紧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
  这时,他又开始做好梦了。从仙台辍学回到东京,他邀几位朋友一起办杂志,以期迈出文学的第一步。但这本取“新的生命”的意思而叫《新生》的杂志,在策划中便胎死腹中,梦也随之转瞬即逝了。
  因梦无法实现而带来的寂寞,一天天地长大起来,“如大毒蛇,缠住了我的灵魂了”。然后是无端的悲哀和驱除不尽的痛苦,而麻醉的最好办法是“使我沉入国民中,使我回到古代去”,让生命黯然销魂,直销到“再没有了青年时候的慷慨激昂的意思了”。
  就这样,在蚊子多的一个夏夜,已蛰居北京,在绍兴会馆里百无聊赖钞古碑的鲁迅,迎来了一个老朋友。这位“偶或来谈”的金心异,便是正协助陈独秀编辑《新青年》杂志的钱玄同。聊天中,一段石破天惊的对话呱呱坠地,并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经典的里程碑式的思想意象: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子的希望。”
  由此,鲁迅发出来“狂人”的呐喊,《狂人日记》不仅成为小说家鲁迅的起点,更成为中国现代白话小说的源头和丰碑。
  可以说,鲁迅是在生命日渐消沉的时候才做起小说来!显然,是“五四”孕育出了鲁迅的新生,而鲁迅又给“五四”注入了别样的新鲜活力和深邃的思想光芒。那本在东京未出世就夭折了的《新生》雪藏起鲁迅的摩罗诗力,而一本在北京崭新的《新青年》却真的赋予鲁迅新的生命——文学的、艺术的、精神的、思想的不朽生命。
  简言之,由一篇短短的《呐喊·自序》,已大致可以为鲁迅,同时也可把这样的梦影当参照,为许多现代作家,甚至为读者自己画一幅青春剪影了。
  像鲁迅一样,世上所有的人,年轻时候都会做许多梦。醒来一个梦,再做下一个梦,有梦便有希望在,人生的过程就是在不断做梦寻梦。当然,悲哀时,又会感觉一如鲁迅所说,“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梦醒来无路可走”。如果真的无路可走了,还是要做梦,回忆青春的梦。没有了梦,便只剩下了绝望。
  这套书里的作家们,年轻时几乎无不是有着一个又一个的梦。郭沫若像鲁迅一样,早年赴日本留学时,学的是医,后因受到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和美国诗人惠特曼思想的影响,决心弃医从文;与郭沫若等一同发起成立“创造社”的郁达夫,留日之初,考入的是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医学部,后又改学过政治学、经济学;冰心在写她的《繁星》、《春水》以前,就读协和女子大学理科,向往的也是日后成为一名医生。
  然而,任何一个梦想的实现,都需要付出巨大的艰辛、努力。一个人的青春岁月,时常是苦恼与快乐相伴、信心又时常与茫然相随。正是在这个时候,已经长大了的青少年,会突然惊奇地发现,原来世间的事情是如此的复杂,连黑与白都有可能变得不明晰和不确定起来,无法一下子认定的事情越来越多。这些对于作家来说,却又是不可或缺的人生经历、经验和体验。
  无论他们在年轻时做过怎样的梦,有一点是共同的,即读书、求知。他们大都有过在海外或留学,或进修,甚或流亡的经历;许多人至少懂得一门外语,像巴金、郁达夫、钱钟书、杨绛等,通晓的外语在两门或两门以上。茅盾是在大革命失败后,流亡日本时,开始写作他的小说处女作《蚀》三部曲。巴金的小说处女作《灭亡》写于巴黎,这之后,写作一发不可收。朱自清在出任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主任的前一年,曾在英国进修过语言学和英国文学,后漫游欧洲五国,才有后来写作的《欧游杂记》、《伦敦杂记》。艾青最初读的是艺术学院绘画系,后在赴法国勤工俭学时,边学绘画,边接触欧洲现代派诗人,最终成为诗人,而不是画家。在南开中学就开始参与戏剧活动的曹禺,初入南开大学,读的是政治系,转至清华西洋文学系才真正开始钻研戏剧,从古希腊,到莎士比亚、契诃夫、易卜生、奥尼尔,孕育出了他的《雷雨》、《日出》。
  每个作家都有藏在他的文学梦背后的故事,这些故事对于启迪我们的人生智慧和精神思想,都是难得的知识营养。通过这样的故事,我们知道,徐志摩最早没想过要成为诗人,他留学美国时,学的是经济,转去英国,是为了追随罗素,搞政治。当丁玲陷在生活的困惑之中,她做过画家梦,更做过电影明星梦。各自已有深厚的人生体验的川籍作家艾芜、沙汀,是在他俩相遇后,一起走上文学路的。从湘西走出来的“乡下人”沈从文,学历只到小学,经过人生的许多坎坷沧桑,矢志不渝,最终成就了自己的文学梦。
  对于今天的读者,已经成为历史的他们,在这个“剪影”里构成了一组混着一个又一个青春生命泪与笑的梦的合唱。如果能够从他们一串串的梦里找到自己,相信你的未来不是梦!
  2012年6月26日于中国现代文学馆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