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诰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周书·康诰》,是西周周成王任命康叔治理殷商旧地民众的命令。
康诰:是《尚书》中的一篇,《尚书》是中国上古历史文件的汇编。“尚”即“上”,《尚书》意即上古之书。相传由孔丘编选而成,传本有些篇是后人追述补充进去的,如《尧典》、《皋陶谟》、《禹贡》等。西汉初存二十八篇,用当时通行文字书写,即《今文尚书》。
中文名
康诰
来    源
尚书中的一篇
时    代
周成王任命康叔治理殷商旧地民众
存    有
二十八篇
性    质
命令

康诰周书·康诰

编辑
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余民封康叔,作《康诰》、《酒诰》、《梓材》。惟三月哉生魄,周公初基作新大邑于东国洛,四方民大和会。侯、甸、男邦、采、卫百工、播民,和见士于周。周公咸勤,乃洪大诰治:
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惟乃丕显考文王,克明德慎罚;不敢侮鳏寡,庸庸,祗祗,威威,显民,用肇造我区夏,越我一、二邦以修我西土。惟时怙冒,闻于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诞受厥命越厥邦民,惟时叙,乃寡兄勖。肆汝小子封在兹东土
王曰:“呜呼!封,汝念哉!今民将在祗遹乃文考,绍闻衣德言。往敷求于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远惟商者成人宅心知训。别求闻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宏于天,若德,裕乃身不废在王命!”
王曰:“呜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见,小人难保。往尽乃心,无康好逸,乃其乂民。我闻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
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应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
王曰:“呜呼!封,敬明乃罚。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终自作不典;式尔,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杀。乃有大罪,非终,乃惟眚灾:适尔,既道极厥辜,时乃不可杀。”
王曰:“呜呼!封,有叙时,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毕弃咎。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非汝封刑人杀人,无或刑人杀人。非汝封又曰劓刵人,无或劓刵人。”
王曰:“外事,汝陈时臬司师,兹殷罚有伦。”又曰:“要囚,服念五、六日至于旬时,丕蔽要囚。”
王曰:“汝陈时臬事罚。蔽殷彝,用其义刑义杀,勿庸以次汝封。乃汝尽逊曰时叙,惟曰未有逊事
已!汝惟小子,未其有若汝封之心。朕心朕德,惟乃知。
凡民自得罪:寇攘奸宄,杀越人于货,[B139]不畏死,罔弗憝。
王曰:“封,元恶大憝,矧惟不孝不友。子弗祗服厥父事,大伤厥考心;于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于弟弗念天显,乃弗克恭厥兄;兄亦不念鞠子哀,大不友于弟。惟吊兹,不于我政人得罪,天惟与我民彝泯乱,曰:乃其速由文王作罚,刑兹无赦
不率大戛,矧惟外庶子、训人惟厥正人越小臣、诸节。乃别播敷,造民大誉,弗念弗庸,瘝厥君,时乃引恶,惟朕憝。已!汝乃其速由兹义率杀。亦惟君惟长,不能厥家人越厥小臣、外正;惟威惟虐,大放王命;乃非德用乂。汝亦罔不克敬典,乃由裕民,惟文王之敬忌;乃裕民曰:‘我惟有及。’则予一人以怿。”
王曰:“封,爽惟民迪吉康,我时其惟殷先哲王德,用康乂民作求。矧今民罔迪,不适;不迪,则罔政在厥邦。”
王曰:“封,予惟不可不监,告汝德之说于罚之行。今惟民不静,未戾厥心,迪屡未同,爽惟天其罚殛我,我其不怨。惟厥罪无在大,亦无在多,矧曰其尚显闻于天。”
王曰:“呜呼!封,敬哉!无作怨,勿用非谋非彝蔽时忱。丕则敏德,用康乃心,顾乃德,远乃猷,裕乃以;民宁,不汝瑕殄。”
王曰:“呜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于常,汝念哉!无我殄享,明乃服命,高乃听,用康乂民。”
王若曰:“往哉!封,勿替敬,典听朕告,汝乃以殷民世享。”

康诰注释

编辑
康诰:是《尚书》中的一篇,《尚书》是中国上古历史文件的汇编。“尚”即“上”,《尚书》意即上古之书。相传由孔丘编选而成,传本有些篇是后人追述补充进去的,如《尧典》、《皋陶谟》、《禹贡》等。西汉初存二十八篇,用当时通行文字书写,即《今文尚书》。另有相传汉武帝时在孔丘住屋壁中发现的《古文尚书》,已佚。东晋梅赜(一作梅颐、枚颐)又伪造《古文尚书》。后来《十三经》中的通行本,即《今文尚书》,与梅氏伪书的合编,宋人开始怀疑梅氏伪书,至清渐成定论。今文各篇内容包含商周等代的一些重要史料,如《盘庚》反映商代奴隶社会的情况、《禹贡》记述战国时黄河、长江两流域的地理等。《康诰》是周公封康叔时作的文告。周公在平定三监(管叔蔡叔霍叔武庚所发动的叛乱后,便封康叔于殷地。这个文告就是康叔上任之前,周公对他所作的训辞。原文是“惟乃丕显考文王,克明德慎罚;不敢侮鳏寡。”
克:《诗·大雅·荡》:“靡不有初,鲜克有终。”郑玄笺:“克,能也。”《书·洪范》:“二曰刚克,三曰柔克。”《尔雅》:“克,能也。”这里用为“能”之意。
闵:通“暋”(min闵)。《书·康诰》:“杀越人于货,暋不畏死,罔弗憝。”传:“暋,强也。自强为恶,而不畏死。”《尔雅·释诂上》:“暋,强也。”这里用为强悍之意。
譈:(dui对)《尚书·康诰》:“凡民自得罪:寇攘奸宄,杀越人于货,暋不畏死,罔弗憝。”今本“憝”作“譈”。《孟子·万章下》:“《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弗譈。’”《玉篇·言部》:“譈,《字书》或憝字也。,憝,怨也,恶也,在《心部》。”这里用为憎恶、怨恨之意。
叙:《尚书·康诰》:“有叙时,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毕弃咎。”《虞书》:“百揆时叙。”《周礼·宫伯》:“行其秩叙。”《周礼·天官》:“以官府之六叙正群吏。”《淮南子·本经训》:“四时不失其叙。”《说文》:“叙,次弟也。”这里用为秩序,次序之意。
明:《易·随·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书·尧典》:“明明扬仄陋。”《老子·三十三章》:“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易·系辞下》:“因贰以济民行,以明失得之报。”《左传·隐公五年》:“昭文章,明贵贱,辨等列,顺少长,习威仪也。”这里用为明了、通晓事理之意。
服:《书·盘庚上》:“若农服田力穑。”《老子·五十九章》:“是谓早服;早服谓之重积德。”《盐铁论·未通》:“今五十已上至六十,与子孙服挽输,并给徭役,非养老之意也。”这里用为担任、承当之意。
勑:(lai赖)同“敕”。《诗·魏风·硕鼠》:“莫我肯勑。”《尚书·康诰》:“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尔雅·释诂上》:“勑,勤也。”这里用为勤劳之意。
懋:(mao冒)《尚书·盘庚》:“懋建大命。”《尚书·康诰》:“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国语·晋语四》:“懋穑劝分省用足财。”《说文》:“懋,勉也。”这里用为勉励之意。
疾:《易·丰·六二》:“丰,其蔀日中,见斗,往得疑,疾有孚,发若,吉。”《论语·卫灵公》:“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庄子·田子方》:“草食之兽,不疾易薮;水生之虫,不疾易水。”成玄英疏:“疾,患也。”《玉篇·疒部》:“疾,患也。”这里用为担忧之意。
咎:《易·乾·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诗·小雅·伐木》:“宁适不来,微我有咎。”毛传:“咎,过也。”《说文·人部》:“咎,灾也。”《尔雅·释诂上》:“咎,病也。”《广韵·有韵》:“咎,愆也。”还里泛指灾祸、凶难、过失、错误之意。
乂:(yi义)《尚书·尧典》:“有能俾乂。”《尚书·康诰》:“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尔雅》:“乂,治也。”《汉书·武五子传》:“保国乂民。”这里用为治理安定之意。
忌:《尚书·康诰》:“惟文王敬忌,一人以择。”《左传·昭公六年》:“民知有辟,则不忌于上。”《广雅·释诂四》:“忌,恐也。”《玉篇·心部》:“忌,畏也。”这里用为畏惧、顾忌之意。
怿:(yi义)《尚书·康诰》:“惟文王之敬忌,……则予一人以怿。”《诗·邶风·静女》:“说怿女美。”《诗·大雅·板》:“辞之怿矣。”《礼记·文王世子》:“是故其成也怿。”《广韵》:“怿,悦也,乐也。”这里用为高兴之意。
裕:《易·蛊·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诗·小雅·角弓》:“此令兄弟,绰绰有裕。”《法言·孝至》:“天地裕於万物乎!万物裕於天地乎!”李轨注:“裕,足也。”《说文·衣部》:“裕,衣物饶也。”段玉裁注:“引申为凡宽足之称。”这里用为充足、丰富之意。
刑:《诗·周颂·我将》:“仪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管子·侈靡》:“贱有实,敬无用,则人可刑也。”《孟子·梁惠王上》:“刑于寡妻。”这里用为典范、榜样之意。
杀:《论语·乡党》:“非帷裳,必杀之。”清陈澧《声律通考》卷六:“《补笔谈》所谓杀声,《词源》所谓结声,皆为曲终之声,即蔡季通所谓毕曲也。”这里用为收束之意,又为缚紧,勒紧之意。如:杀紧腰带,杀担。
次:《荀子·王制》:“贤能不待次而举。”《史记·陈涉世家》:“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资治通鉴》:“盖以十舰最著前,中江举帆,余船以次俱进。”这里用为顺序,等第之意。
女:《诗·魏风·硕鼠》:“三岁贯女。”《论语·八佾》:“季氏旅於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集韵·语韵》:“女,尔也。通作汝。”这里用为代词,表示第二人称“你”之意。
顺:通“训”。《管子·牧民》:“顺民之经。”《礼记·中庸》:“父母其顺矣乎。”《孝经·开宗明义章》:“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庄子·天运》:“民有心而兵有顺。”《史记·宋世家》:“是夷是训,于帝其顺。”这里用为教诲之意。

康诰译文

编辑
成王平定管叔蔡叔之后,把原商国的地盘和人民封给康叔管理,拟了三篇发言稿:《康诰》、《酒诰》、《梓材》。那是三月,万物生长。周公在东国洛汭举行新建都城的奠基仪式,四方人民都有幸参加了这个盛会,由近致远各大小斑竹、工人、农民,都荣幸地表达了愿意服从周国的管理,周公一一答谢,接着大声公布了成王的命令:
王如是说:孟侯(这个最高的爵位),我要封给你了,年轻的封,希望你光大你逝去的父亲文王(的功德),能彰显仁德、慎用刑罚;不能欺侮孤老、寡母,在人民面前平易、恭敬、谦虚,以创造我小小华夏,让我们的大邦、小国都井井有条。我们西岐的繁盛,仰赖先帝的名望,先帝去后,上天把伟大的使命交给了文王;灭亡强大的殷国、光荣地继承这个使命、让国家和人民有条不紊,是你的王兄(武王)尽的力。要效法(先王),你年轻的封,在这东边的国土上。(你年轻的封,在东边,要效法先王)
王说:啊,封,你要记着,如今民众信奉的是一心追随你的父亲(文王)、继续聆听、依赖他伟大的教导。此去施政要像伟大的先知圣王那样,让人民安定和睦(善良、美好)。你要永远铭记一直到老也是完善仁德,宽容管理训教(人民)。另外要听从古代的先知圣王的教诲,让人民安居乐业。像天空那么博大宽容,以德服人,你呢,就算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王说:啊,年轻的封,(民众的)疾苦,你要重视哟!上天将惩罚不诚实的人(啰)。民情很容易知道-------百姓(还)没有安居。去了所有的心思,不是(怎样)舒服好玩,而是安民。我听说:“恨,不存在大,也不存在小;爱不爱,(就存在)大不大”(恨不论大小,都是恨;爱就图个大,小了就不叫爱),好了,你是年轻人,应该弘扬我(的期望),应该让众民安乐,也算是帮我顺应天命、让百姓振作。
王说,啊,封,先仁后罚。人有小错,不是灾难(不是大问题),就改掉它,从来,就不按制度办;继续犯小错,就不得不处罚。有大错误,不改,那就是大灾难来临了(没救了),甚至还说是很小很小的错误,这就要加大力度处罚。(这儿的不,就是丕:大)
王说:啊,封,有句话说得好啊,就是以德(治)为首(首先以德服人):希望人民正直、昌盛、和睦;像厌恶疾病那样,希望人们全部厌恶罪过;像保护宝宝那样,希望人民安定美满。不是你封叔要惩人罚人,是国法难容(是国家惩人罚人);不是你要批评人,是国家批评人。
王说:首先要做的, 你颁布完善的法律使众人信服,这样所有的处罚就公正了。又说:复审犯人,斟酌五六天,到了巡视的时候,好好断理、复审犯人。
王说:你颁布完善的法律进行处罚,所有的断案都用(与其罪过)相应的刑罚,不能草率。你封,你要竭力谦逊,要彬彬有礼,(又)希望没有逃避的现象。好了,你是年轻人,没得有如你封的意的(如果有让你不满意的话),我的心我的真(我的真心),你懂的。凡是人因有罪,如:抢劫偷盗,杀人为财,不怕死的;无不恨。(这句话是引出下文的过渡语,与上文没得联系)
王说:封,最坏的人大家都恨,何况是不孝无情。儿子不敬听老子的话,大伤老子的心;作为父亲不愿养儿子,因此恨儿子;作为弟弟不知天高(地厚),不能恭敬兄长;哥哥也不讲慈爱,对弟弟很不友好。就悲哀了这,不是我们管人的没管得好(有罪的话),就是上天要我们人伦大混乱。那就快快引用文王创制的法律,上刑罚、不要赦免。不守规矩的人大家都要指责,何况是疏远(背离)百姓?宣扬仁德就是亲近正人君子,对小人就打住(远小人、短君子)。你另外要获得(播撒、种下)“为民”的好名声。不记着、不用着(我给你说的),回来找我叫苦,那时候,你就招人厌了,我就看不起你了哟。(好了)你就快去尊义重贤(吧),也想着我、想着长辈。不能亲仁,对亲近小人特有兴致,威厉暴虐,完全没听我的劝告,你就违德而治了。你也不能不慎用刑罚,因为宽容人民,是文王的告诫。宽容人民,你说:“我想得到。”那么,我无比欣慰(就把快乐给了我。)
王说:封,多么希望人民走向幸福安康,我们时常要惦记弘扬先王的圣德,把让人民安居乐业作为追求。何况如今人民还没有步入正轨,不去引导,就跟没管理这个国家一样。
王说:封,我不得不借句话来告诉你:“爱失去了比惩罚还要痛苦。”如今人民不安宁,民心还没稳定,国家仍然没有统一,多么希望上天惩罚我,我也没有怨言,因为罪不在大小、也不在多少(都是罪过),何况我的罪过又大又明显、天(肯定)晓得了。
王说:啊,封,要注意呀,不要有怨言,不要用、不要想、不要经常掩藏(自己的)善良真诚,大显仁德,用来安你的心、呵护你的德、增长你的智慧、光大你的作为,人民安宁,你的瑕疵就消失了。
王说:啊,要效法(先王),你年轻的封,生命不是永恒的,你要记住啊!我们要努力奉献,仁就是使命(使用生命),德就是(生命的)快乐,让人民安居乐业
王如是说:去吧,封,不要放弃慎用刑罚,听从我的劝告,你就会被万民永远爱戴。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