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天(古龙小说《绝代双骄》中人物)

编辑 锁定
燕南天是古龙武侠小说《绝代双骄》笔下之角色,他是一位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人的大英雄,平生从未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这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绝代英雄,恨他之人纵然要骂他也不知该如何骂起。他为人心地善良、重情重义,只是性子又强又拗,不过也因此他才是江湖中最有男人气概的男子汉。
他不但自创了纵横开阖,刚强威猛,招式强霸的天下无双剑法『神剑诀』,更练成了武道佛禅的旷世神功,完整版本【嫁衣神功】,是天下无敌的强者。
中文名
燕南天
国    籍
中国
民    族
华夏族
出生地
翼地
职    业
大侠
信    仰
正义
主要成就
行侠仗义,武功天下第一
外    号
天下第一神剑 天下第一大侠
武    功
完整版本【嫁衣神功神剑诀
义    弟
江枫
慕己者
「玉娘子」张三娘(张菁母亲)
体    质
天生神力
气    质
绝代气派
登场作品
绝代双骄
子    女
张菁(江湖人猜测)
好    友
路仲远、醉鬼(疑史老头)
没有人不知道燕南天,没有人不尊敬他。一个人经过许多年渲染传说,很多事都会被夸大,但他人格的伟大高尚,却是没有人能比得上的。
燕南天五官长得虽不英俊,但身上却有别人学也学不像的绝代气派,江湖人称「天下第一神剑」,燕神剑掌中无剑,亦胜有剑,无论什么顽铁,到了手里,也成了削铁如泥的利器!燕南天不但武功强绝天下,同时他也是干云豪气,凛然大义的绝代「大侠」,燕大侠在江湖时每一两个月必然做几件人人称道的大事让人愧煞佩服。
他颧骨棱棱的脸上有墨般浓眉,眯眼如懒虎,张目似闪电;八尺长躯骨骼长大,双肩宽阔,两手垂膝,雄伟身材生无余肉。他拥有天生神力的体质,金刚之躯有如天神般的气势,一身杀气可使人汗毛直竖,灵魂出窍;声如洪钟的嗓音能响彻群山,一声叱咤,便可令群贼丧胆。
燕南天拥有金刚不坏之身,惊天一剑,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他虽然有和昆仑七剑同炉所炼的宝剑以及搜集的古玩珍宝,但平时却用一把锈铁剑,打扮也像个穷汉一样。被后世誉为「江湖第一正剑」!

燕南天江湖传言

编辑
〖江湖中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玉郎」江枫和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江湖中有眼睛的人,也绝无一人不想瞧瞧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剑;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任何人都相信,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在百万军中取主帅之首级,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而江枫的笑,却可令少女的心粉碎。〗
臂有千斤神力的「天下第一大侠」神剑燕南天的义弟「天下第一美男子」玉郎江枫和江枫妻子花月奴被「移花宫」宫主逼死后,尸首为十二星相所辱,燕南天欲为之报仇,怒而杀掉几个「十二星相」的人,救下江枫的孩儿。
得知江枫夫妇为其书童江琴出卖,要寻之复仇,但却被对己有瞎眼之恨的「金猿星」骗到武林禁地「恶人谷」寻找江琴。
燕南天带着江枫夫妇尸首及其骨血入谷后即被恶人们用阴谋诡计毒害,用神功脱困后却因为重情义的性格为了保护江枫夫妇的尸体而再次被困,最后被五大恶人连番虐害,重伤之下十四经脉,残毁其八,变成活死人,江枫的孩儿则落入「十大恶人」手中。
恶人谷之中,燕南天纵是天大的英雄,纵有无敌的武功,无敌的机智,却再也想不到有此一惊人的变化。幸而「神医」万春流以试药为由救下燕南天,婴儿则被一心要培养天下最大恶人的「十大恶人」抚养。
虽然他一身武功被废,但是这反而使他久练不成的「嫁衣神功」得以突破最后一大难关,十数年后苏醒,亦因而正式迈入「天下第一」之境界,内外兼修皆得大成。
夜帝霸绝人间的强猛掌力可与燕南天天下无双的强霸拳势相提并论。叶孤城自创的辉煌剑法〖天外飞仙〗不亚于燕南天独创的强霸剑术〖神剑诀〗。邀月的九层极峰【明玉功】能和燕南天的完整版本【嫁衣神功】一争长短。
燕南天的四大优势:
神剑之术天下第一
完整版本嫁衣神功
天生神力世无匹敌
勇气盖世战意无双

燕南天被忽视的燕南天宝剑

编辑
小说原文:
「燕南天剑光竟似绵绵不尽,跟着身子追去。
那人心胆皆丧,拼命一剑迎上。
只听“叮“的一声,双剑相击,两口剑本是同炉所炼,但不知怎的,那人掌中的的剑,竟已被燕南天砍成两段。」
这是一把燕南天很少使用的宝剑,书里提及的两次使用一次是要单人独闯恶人谷,一次是单人独闯魏无牙老巢。只有局势非常严峻的时候燕南天才会动用这把宝剑,其他时候燕南天都是用随便的一把锈铁剑。

燕南天神剑诀

编辑
『神剑诀』是天下第一神剑「大侠」燕南天独创的极刚武功,此剑法非但能在百万军中取主帅之首级,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江湖盛传谁得了这剑谱,谁就可无敌于天下。此剑法出手之快,剑势之强,环顾天下武林,已无一人能望其项背。一剑之威,睥睨天下!
天下剑法最强的燕南天一剑挥出,可以十丈外都能感觉出他的剑气,也可以将别人胡子头发都剃光,而却一点也感觉不到。
不过这无敌天下的剑谱里面剑法奥妙是自平淡中见神奇,自扎实中见威力!需要精研剑法,好勇无畏之人方可达到神剑通明的至高境界。
剑诀心法大成就可运剑而立如中流砥柱,稳如泰山磐石,铁桶江山,滴水不漏;剑光飞起,剑势绵绵不尽,看起来虽然平平实实,毫无花样,但出剑奇快,剑光如雷霆闪电,剑势奇猛,威力惊天动地。
燕南天剑法刚则纵横开阖,刚强威猛,招式之强霸,天下无双;柔则轻灵变化,当世无敌,阴阳互换,神剑无匹。
PS
燕十三代表死亡的十五剑(估计没死的话再有几年就能收放自如了)和叶孤城那辉煌至极的天外飞仙与燕南天独创的强霸天下的神剑诀再有方宝玉心念触生的自然之剑都是天下无敌的剑法。

燕南天南天神拳

编辑
南天神拳:燕南天的拳势,就和他的剑法一样,纵横开阔,刚强威猛,招式之强霸,可说是天下无双!就连刚强中不失灵活的移花宫那震撼天地的激烈掌风也无法攻进去。燕南天拳风像是一道铁墙,任何人若也想以刚猛的招式来和燕南天对敌,那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燕南天嫁衣神功

编辑
『武道禅宗、嫁衣神功』世上只知嫁衣神功这种功夫取的乃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之意,绝不可练,因为练成之后必须把功力转注他人,不然要日日夜夜受它的煎熬,可大家却不知另有一种秘诀却能练成真正的嫁衣神功!
嫁衣神功这种功夫因为太过猛烈,所以练到六七成时,就要将炼成的功力全都毁去,然后再从头练过。这种功力本就是准备练成后再毁的,所以毁去后体内犹有余根,使练的人再练时,便可事半而功倍。
正所谓「欲用其利,先挫其锋」就是这个道理。嫁衣神功经此一挫,再练成后,其真气的锋芒已被挫去,但威力却丝毫未减,练的人等于已将这种功夫练过两次,对这种真力的性能,自然摸得更熟,非但能将之发挥最大的威力,而且可以收发由心,运用如意了。
「禅宗」最重「顿悟」,这神功既称武道中之禅宗,自是也以顿悟为重,而这个顿悟却被多数世人曲解成神功练来是要留给别人享用的。其实只有大智大慧的人,才能创立出这样一种独树一格的武功来,创出这「嫁衣神功」的人,更是天生奇才,盖世无双,这种功夫若真的只能为人作嫁,他又为何要苦心将之创出呢?
其实嫁衣的本意是女人最美不过出嫁时,披挂嫁衣之女,此刻除去旧衣而穿新衣,犹如再世为人,需要放弃现在的生活环境而进入到新的生活环境中去。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这就是禅宗顿悟。
【嫁衣神功】完整版本大成后,功力已可完全收发自如,不到运用时,绝不会有一丝外泄,功力已和自身结成一体,任何外力都不能将之动摇。一旦发动内力时会产生一股奇异的力量,如火焰般猛烈的真气让他人如遭雷电所击。

燕南天PS

简单的说嫁衣神功分为三个版本:煎熬版本(1)转注版本(1-)完整版本(1+)。1是等量明玉功九层极峰的功力(夜帝夫人的嫁衣神功版本),1-是不如明玉功九层极峰的功力(铁中棠的嫁衣神功版本),1+是高于明玉功九层极峰的功力(燕南天的嫁衣神功版本)。男女体质有别,嫁衣神功真气猛烈,本就不适合女子的心智骨骼修炼,而夜帝夫人本身的力量意志比天生神力、气概无匹的燕南天差的更是天地之别,所以修炼嫁衣神功不但早期就出现痛苦现象,而且后期痛苦的程度比正常男子修炼嫁衣神功更加强烈。

燕南天人物介绍

编辑
绝代气派的天下第一神剑「大侠」燕南天是绝世风采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玉郎」江枫之结拜大哥。而且也是后辈天下第一聪明人「魔星」小鱼儿的心中偶像和江湖新秀「无缺公子」花无缺所心服之人,只因燕南天大侠可以做到别人所不能做的事,还能忍别人所不能忍之事。
燕南天
燕南天 (2张)
燕大侠,人们都是这样称呼燕南天的;何谓侠之大者?或许燕南天并没有达到金庸“为国为民 ,侠之大者“的要求。然而他的侠义已几乎已经做到了古龙的侠义观的极致;
他颧骨棱棱的脸上有墨般浓眉,眯眼如懒虎,张目似闪电;八尺长躯骨骼长大,双肩宽阔,两手垂膝,雄伟身材生无余肉。他拥有天生神力的体质,金刚之躯有如天神般的气势,一身杀气可使人汗毛直竖,灵魂出窍;声如洪钟的嗓音能响彻群山,一声叱咤,便可令群贼丧胆。他不但自创了纵横开阖,刚强威猛,招式强霸的天下无双剑法『神剑诀』,更练成了武道佛禅的旷世神功,完整版本「嫁衣神功」,是天下无敌的强者。
燕南天拥有金刚不坏之身,惊天一剑,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他虽然有和昆仑七剑同炉所炼的宝剑以及搜集的古玩珍宝,但平时却用一把锈铁剑,打扮也像个穷汉一样。被后世誉为「江湖第一正剑」!
古龙的江湖是怎样的江湖——并不是家国天下的的江湖,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恩怨爱恨交织而成的江湖。人以怎样的方式对待恩仇、对待爱恨——实际也就是检验你究竟 敢不敢用自己承担得起——或者承担不起的代价来抗起“侠义”这两个字!
知道“嫁衣神功”的特异,而坦然修之,非大勇气大气魄之人,孰敢为之?
为了江枫,只身涉险,为了报仇而惨遭毒手,非真正视朋友如手足,孰可为之?
一代剑客居然成为活死人,在恶人谷十余年,这样的耻辱,然而在恢复功力得悉众“恶人”所为,却未再深究,如此坦荡,非大胸襟者,孰会为之?
江小鱼的安危远胜于己,对待故友后人更胜己出,岂是虚情假意者可比?
江别鹤处心积虑,伪君子做到底,江南大侠声势浩大,然而在一个已经多年销声匿迹的燕南天面前,纵是俗人也知:“我只知有燕大侠,哪里有什么江大侠?”,读至此处,
如何不让人痛快淋漓,为之击节!?
古龙的剑客,大多孤高冷傲,桀骜不群;或是行事孤僻,无善无恶。
剑法越是高超,则更是如此。
如燕南天这般,剑法以入化境,仍然一腔侠义,满腹热血的愿为天下人的侠士,可有二者?
剑中大侠,上无愧于神灵,下不惧于王侯;富贵如云,权势如梦。

燕南天义弟江枫

编辑
拥有绝世风采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玉郎江枫是古龙武侠小说《绝代双骄》中主人公小鱼儿、花无缺之父。
江湖人称「玉郎」,其妻为移花宫邀月奴婢——花月奴。
拥有绝代气派的天下第一神剑大侠燕南天为其生平知友,性情相投,结拜为异姓兄弟,燕南天为兄,江枫为弟。
江枫俱有「绝世风采」,是一位「倚马斜桥、一掷千金的风流公子」,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江枫的笑,可令少女的心粉碎」。
江枫非但是天下少见的美男子,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富翁。他也是温文风雅的典型,千百年来江湖中最著名的美男子。他有无法形容的魅力,世上没有任何少女能拒绝他微笑时瞧着她的眼睛。但他却有牛一般的脾气,信仰正义,态度刚硬,无人可改其心智,变其态度

燕南天处事原则

编辑
江枫在书中被形容为「骑马倚斜桥」的富家公子哥,江湖侠士,他的气质应该用「风流、倜傥」来形容更合适。
邀月拥有绝顶美丽的脸,并且与生俱来便带着一种慑人的魔力,不可抗拒的魔力,她似乎永远高高在上,令人不可仰视!举止完美、气质高冷,女神级别的她,除了相貌绝顶,能力也是绝顶的。说邀月因为男人而自毁,也要看是怎样的男人,『玉郎』江枫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而且还是性格品行都非常好的君子。如果说俞佩玉是后天整容塑造的天下第一美男子,那么江枫就是先天就拥有天赐的容颜,俊朗绝代、风采无双!
移花宫的制度不说是地狱也绝非名门正派所为,江枫力所不及,不能让其解体,但是带走这样制度下自己心爱的女子却没什么错,要是正常有人情味的帮派也不会选择用偷跑这个方法。江枫人品究竟如何,这点不论是他本人所为还是燕南天提及都够得上正派好人四个字。而除了好的品质,他的风采相貌也都是绝代的,不仅如此,在这些优点之上他还有不因为外力而屈服的男人胆气担当。这样的男人,我想没有女人会不爱。
两情相悦的男女,如果男的因为畏惧而不敢带自己喜欢的女子走,这样品性懦弱没有勇气的男人就算有江枫的外貌也不过是花瓶而已,还是低劣内在的花瓶。邀月的救命之恩很重,如果邀月要江枫的命,江枫也无二话,可让其放弃挚爱却是不能的。李寻欢放弃林诗音是他知道龙啸云是爱林诗音的,可以给她幸福。可江枫放弃花月奴是怎样?移花宫那么冰冷的制度下,花月奴在那等于幸福?我想没谁会这样觉得吧。还有既然说到李寻欢,我就多一句嘴,说说这两个人,燕南天在江湖时每一两个月都做一件人人称道的大好事,李寻欢呢?李寻欢是博爱,但是其对大众的帮助指数和燕南天的行为比,就差太多了。所以燕南天是大侠,而李寻欢是浪子。燕南天的干云豪气,凛然大义让天下人不论正邪,无人能说他一个不字,而李寻欢的博爱宽恕也同样让人由衷敬佩,两者虽然行为有异,但是都有让人学习欣赏的发光点,而且还是光芒万丈那种。
男女之爱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这是江湖儿女快意恩仇,而非平民百姓被过多礼法困足。江枫欠的是一条命,花月奴也是,但这不是欠别的,不用拿感情交换。带自己的爱人离开冰冷无情的地方,放在哪里也不能说是错误的选择,这可不影响江枫是正派的好人。移花宫自己冰冷不通情达理不可教化就得让花月奴在那无爱之地呆着?如果江枫是这样的人,那他也就是徒有其表没责任担当的男人了,可喜的是江枫不是那种男人,而是有担当有责任。江枫和花月奴欠邀月的只是命,而不是爱,如果因为救命之恩,江枫就能把自己心爱之人留在冰冷之地,那这样的男人邀月和怜星也不会20年不忘,而是觉得恶心,很快就忘记。正是因为江枫是有责任担当,风采绝代才让女人愿一生痴迷,哪怕自己不能得到他的爱也是会记恨一辈子的,而不会觉得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自己用一世去爱。这里我还要说一句,要不是因为江枫和花月奴最后的态度,估计小鱼儿和花无缺已经死了,而不会让邀月那般仇恨非得等那么久让他们兄弟相残,因为恶心的男人,根本不值得自己用那么久的时间报复,杀了就好。只有值得爱的人才恨之切,才能够使女人忍耐那么长的时间就是要看他在意的人发生万分不幸的事情,得到那份心灵的快感,哪怕仅仅是刹那。
移花宫的冰冷无情,可非出家人的少林武当峨眉等名门正派,因为这些名门正派是可以自主选择去留的,而移花宫却没有这样的感情制度,移花宫是强压政策,按书里的形式足可说是适者生存,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制度状态。江枫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制度,但是要把自己心爱之人带出这个制度是没有错误的,因为那种环境不是一个可以得到幸福的环境,这是正派好人的行径,就算燕南天因此受到牵连也必然义无反顾,不单单是江枫是他义弟,而是这种行为是代表善,不是江枫,燕南天知道或者遇见也会去管。至于江枫要是不这样做就是懦弱之辈,根本不配与燕南天做义兄弟,因为他都不敢对抗他觉得错误的制度,保护他应该保护的人。
我说的很明白,移花宫主邀月救的是江枫的命,江枫不用拿自己的思想去做交换,而去觉得移花宫的冰冷是合乎人情的,合乎幸福的,因此他的贯彻正派好人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邀月是对江枫有救命之恩,不过这只是命,而非其他,要是江枫因此就让自己在意的人在随时可能发生不幸的地方生活,那他就不值得肯定了。
如果有人觉得救命之恩需要用改变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去做交换,那我只能说这样的人不是江枫,也不是燕南天。
移花宫是冰冷无情之所,而非一个有正常感情色彩的门派。邀月救的是命,无法影响江枫的是非观。如果江枫有能力,他都会让这样的门派解体,可惜他没有。如果因为救命之恩就扭曲是非观,那江枫就不值得欣赏了。
就好比虚竹当上了灵鹫宫主,他就废除了以前没有感情的规定,这就是正常阳光的做法,江枫也一样,如果有那样的机会他也会做,可惜他没有那样的机会和能力。因此他只是带出来一个自己心爱之人。移花宫那冰冷的制度并不值得保留,自然也不能因为救命之恩而废弃这个是非观。
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对方势力而不敢让自己心爱之人幸福,那这个男人是悲哀的。而燕南天是一代大侠,他不会因为自己义弟这个合情合理的选择而觉得不应该一起承担,江枫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事,这个义兄不应该帮忙,兄弟是相互的,如果做应该做的事情还瞻前顾后的话,那生有何趣?!
看事情切勿本末倒置,以虚竹为例,他是自己破戒在先,所以才有惩戒,要是他在少林没破戒就说自己要还俗,根本无人强行阻拦甚至说击杀,最多是关心他的人会劝说一番,而破戒只要不是大恶之事,也不会用生命来偿还,移花宫呢?呵呵,小事就死了。我开篇就说过,如果是正常有感情的门派,江枫根本就不会用私走偷跑的方式,正是因为对方门派冰冷,在这门派之人时刻有生命之危,因此才有这样的行为来保护自己的爱人,做当下应做之事。
以燕南天行事来说,即使是万急之时要救江枫夫妇,也因为当下应做之事,而救燕子于苍鹰利爪之下,此时他也知道这一时半刻可能会关乎江枫夫妇的安危,可他还是这样做,因为这是当下应做之事,这就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无愧于天地的大丈夫行为,就算江枫夫妇真因为这时间段而死,那这事也是应该做的。
燕南天有能力,所以可以以一人之力,解体魏无牙的老鼠洞,赶跑那些门人,魏无牙的制度虽然与移花宫不尽相同,可也同样缺乏感情,也是随时可能死的地方,甚至为了怕比死更可怕的惩罚而必须死的地方,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制度,燕南天江枫二人是看不下去的。可江枫缺少这样以一人之力就能解体移花宫的能力,因此行为会因为能力而有所不同,但心性品质却有共同,故而燕南天和江枫才是结义兄弟,以他二人之为人,是不可能不做当下应做之事的,如果有人非觉得江枫的行为,牵连到燕南天,那我只会笑笑说,你根本不懂这种大丈夫行径,而燕江二人已经以实际行动来贯彻这种行为了。
说江枫带花月奴走是害死花月奴的人,很让我摇头,因为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要是江枫把自己心爱之人留在移花宫,也许就在下一刻,仅仅因为花月奴笑了一下,就会被邀月一掌击杀,在这样冰冷无情,时刻有生命危险的地方,缺乏感情的地方,不能改变教化的地方,江枫要不做当下应做之事,带走自己心爱之人远离这里,那他就不是燕南天的义弟江枫了。而花月奴离开那种地方虽然面临着追杀,可之前在移花宫也一样每时每刻面临着死亡的可能,走出来反而会得到爱,得到温暖,两者比较,对错已经很明显了。
燕南天出场就能凭借自身武艺骗来一千两,他根本不会真正的穷困潦倒,因此也不会是因为自己的金钱关系被江枫慷慨解囊而和江枫结拜,这样看的人是看轻了燕南天,也看轻了江枫。所以结合后来燕南天说小鱼儿虽然行为不是特别光明正大但也没有做辱没父亲的行径的事情,这明显说明江枫是个有道德有果敢的正派好人,与燕南天的心灵有碰撞,也因此才得到燕南天的赏识共同结拜,因为江枫是真正的君子,虽然风采绝代、富甲一方,但是却没有恃财行恶,以貌骗女,要不然江枫的孩子已经遍布天下了,不会让路仲远和燕南天看到花无缺就觉得是江枫与花月奴的骨血,知道不是后大感奇怪,如若江枫风流成性,孩子遍天下,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如果江枫是无作为无担当的江湖第一美男子,那他就不会是不拘一格的绝代神剑大侠燕南天义弟了。说到江枫,很多人都觉得他虽然俊朗帅气的倾倒天下少女,但是个人能力却很弱。其实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如果有一个像燕南天那样强绝天下的义兄,天下英雄都挡不住他轻轻一剑,有兄如此,还能发奋图强去练武的人估计真的没多少了,因为有事这个兄长绝对可以摆平解决,自己哪里还用那么辛苦?况且江枫的学武资质定然没有他迷倒少女那么有天赋,只需微微一笑。江枫花月奴之死,燕南天也是知道本末的,江琴才是最恶之人,伪善小人、奸险毒辣!而邀月就是一个绝情女子而已,如果邀月和燕南天说:“江枫的命是我救的,我收回来谁又能说什么?花月奴是我移花宫的人,我是杀是留外人又能说什么?”要真这样说,燕南天也无言以对,可邀月性情高冷,根本不屑如此做,只能打。
其实以邀月的相貌能力,当世也唯有大侠燕南天、玉郎江枫二人合体之人才足以匹配,要不然单一之下,燕南天不够英俊缺乏眼缘,而江枫又不够无敌震慑自己,这也算是邀月的悲哀吧。不过移花宫主邀月不喜欢燕南天,可江湖第一美人玉娘子却对燕南天情有独钟,燕南天是玉娘子唯一仰慕倾心之人,可能张菁这个随母姓的孩子就是燕南天的骨血吧,但因为燕南天不留恋儿女情长和玉娘子本身的性情也不是很温情娇柔,所以才没有真正走到一起。看小仙女张菁的野蛮泼辣性格就可以看出她母亲的性格必然也有一些共同了,这样性格的女子确实很让大男子主义的爷们受不了的,女人不论是强势如邀月还是泼辣如张菁,再美也会让多数男人选择离开的。

燕南天人物评价

编辑
燕南天 燕南天
燕氏神剑,无人能敌,英雄气概,洞澈九天。
武侠小说当然要有武和侠才能名副其实。但是事实上多数现代武侠小说都是以写情为主,武侠背景反而成了陪衬。象《神雕侠侣》里的杨过,大家对他的印象只是他对小龙女的恋情,而不是他的黯然销魂掌有多么厉害。
武侠小说中真正以绝顶武功和“ 天下无双”的高手风范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实在不多。“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独孤求败是一个,燕南天无疑也是一个。天上地下,唯我一人称独尊。古往今来,打遍天下无敌手。这样的人物也许并没有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甚至连整体面目都很模糊(如独孤求败),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人物更接近武侠小说的“本来面目”,在这些角色中间,我们可以找到那些瑰丽奇特、极尽想象力的唐宋传奇中侠客形象的影子。
天下第一高手是很难写的,因为他既然天下无敌,战无不胜,每一战大家都知道他肯定会赢,小说就精彩不起来了。所以独孤求败就干脆不露面。而燕南天则另辟蹊跷,采取了别一种写法。
燕南天的出场,也许是所有的武侠人物中写得最有气势的。《绝代双骄》的第一段就写道:“任何人都知道,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
让我们再撷取几段古龙的原文:
“这客人的确太穷,穷得连脚上的草鞋底都磨穿了,此刻他将脚跷在桌上,使露出鞋底两个大洞。但他却毫不在乎,他靠着墙,跷着脚,眯着眼睛,那八尺长躯,坐在这小酒店的角落中,就像是条懒睡的猛虎。阳光,自外面斜斜地照进来,照着他两条发墨般的浓眉,照着他棱棱的颧骨,也照着他满脸青惨惨的胡渣子直发光。”
燕南天与昆仑四鹫一战:
“燕南天高吭长啸,剑光如雷霆闪电,直击而下,这一剑之威,当真可惊天动地!
满天银光突又飞来,接着,‘呛’的一声震耳龙吟,只见三个蓝衣道人,单足跪地,
三柄剑交叉架起,替那人挡住了燕南天的一剑,那人却已骇得晕了过去!
燕南天虎立当地,须眉皆张,厉声道:‘接剑的四鹫?还是三鹰?’
那道人道:‘四鹫,足下怎知……’
燕南天厉声笑道:‘当今天下,除了昆仑七剑外,还有几人能接得住某家这一剑?!’”
好个燕南天!一剑纵横,睥睨天下,这才是英雄本色。他没有师承,没有来历,没有曲折传奇的成长过程,甚至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恋人,没有必不可少的缠绵绯恻的爱情故事。一生一世,他唯一所有的只有剑——当然还有朋友。他在性格上也没有多少复杂之处,他留给读者的只有一道“绝没有一个英雄能够抵挡”的剑光。他豪爽,率直,气概凌云,为了朋友他两肋插刀,为了正义的原则他不顾一切,为了江枫的遗孤,他只身一人闯入世上最险恶的地方恶人谷---------------—直到最后倒在阴谋诡计之下。
剑光一闪,消失。天下无敌的燕南天就这样倒下,武功尽废,成了恶人谷里一个专 供试验药性用的“药罐子”。之后小鱼儿才出场,故事才正式开始。这总让我想起拜伦的《唐璜》那种变幻无穷的风格。
情节一直集中在小鱼儿和花无缺身上。当读者已经渐渐忘掉燕南天这个人物时,他又神秘地出现了。
“只见他面上瘦骨嶙嶙,浓眉如墨,满脸青惨惨的发渣子,在阳光下亮得刺眼,骤眼瞧去,也瞧不出他有多大年纪。花无缺出道以来,天下的英雄,谁也没被他瞧在眼里,但也不知道怎的,这懒洋洋的穷汉,竟似有一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他身影虽非十分魁伟,但无论谁在他面前,都不禁要自觉渺小。”
猜得没错。“你是谁?竟敢来撄燕某之剑锋!”这正是久仰了的燕南天!当大家为之惊喜的时候,情节又急转直下。燕南天突然被人暗算,伤重将死。在临死前,他告诉小鱼儿他并不是真的燕南天!但他也吐露了一个消息,就是燕南天已经离开了恶人谷。从此燕南天又成为一个笼罩在小鱼儿心头,也笼罩在读者心头的影子。
直到全书快结尾的时候,燕南天才正式露面。在他出场的前一段,仍然是采用间接的叙述手法,从小仙女、俞子牙等人的口中,将燕南天的情况一一道来,原来燕南天不但脱出魔掌,而且因祸得福,练成了举世无敌的神功。
燕南天最后出场,并没有多少惊人之举。小说的最后一段集中在小鱼儿和花无缺的决斗上面。但对燕南天的几笔描写,仍然是极其传神的。此时的燕南天,已经不是当年的燕南天了。
“从山顶望下去,白云飘渺,长江蜿蜒如带。燕南天孤独的站在山巅最高处,看来是那么寂寞,但他早已学会忍受寂寞。自古以来,无论谁想站在群山最高处,就得先学会忍受寂寞。山上并不只他一个人,但每个人都似乎距离他很遥远。山风振起了他衣袂,白云一片片自他眼前飘过。”
如果说,小说开头的那个惊天动地的燕南天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战无不胜的剑客的影子的话,结尾这个孤独沉默的燕南天,才真正从更高的层次上塑造出了豪视一世的英雄本色。嫁衣神功大成后,燕南天都没有真正再次出手,这个天下中他已经用不着再使用武功,哪怕昔日威震江湖的移花宫主邀月最后也精神失常,她已经根本不值得他去出手。燕南天连唯一可以抗衡的对手也没有了。他留给读者的,只有一个寂寞的背影。原来盖世无敌的武功不是英雄,荡气回肠的柔情不是英雄,英雄唯一有的只是寂寞。

燕南天影视形象

编辑
年份饰演者出自影视版本备注
1971谷峰香港粤语电影《玉面侠 
1977吴恒台湾台视《绝代双骄 
1979王戎香港邵氏电影绝代双骄 
1979张冲香港无线电视剧《绝代双骄 
1986白英、古峥台湾台视电视剧《新绝代双骄 
1988岳华香港无线电视剧《绝代双骄 
1992苗侨伟香港永盛电影《绝代双骄该版燕南天与江枫合二为一
1999林瑞阳台湾台视电视剧《绝代双骄 
2005吴卓翰香港无线电视剧《小鱼儿与花无缺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