皋陶谟

编辑 锁定
《皋陶谟》是《尚书》、《虞书》中的一篇。皋陶,是舜帝的大臣,掌管刑法狱讼。谟,就是谋。
本篇为记录君臣谋议国事的重要文献。全文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大禹和皋陶关于以德治国的对话,皋陶提出“九德”,作为人的道德基本准则。这套主张有浓厚的儒家色彩。第二部分是大舜和大禹的对话,主要讨论治国安民的道理,君臣的职责和要求等。第三部分叙述丹朱的罪过,大禹的功绩,三苗的问题,以及对祭祀歌舞场面的生动描述。
中文名
皋陶谟
来    源
《尚书》
分    类
书籍
实    质
记录君臣谋议国事的重要文献

目录

皋陶谟原文

编辑
曰若稽古。皋陶曰:“允迪厥德,谟明弼谐(1)。”
禹曰:“俞!如何?”
皋陶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惇叙九族(2),庶明励翼(3),迩可远,在兹。”
禹拜昌言曰(4):“俞。”
皋陶曰:“都!在知人(5),在安民。”
禹曰:“吁!咸若时(6),惟帝其难之。知人则哲(7),能官人(8)。安民则惠,黎民怀之。能哲而惠,何忧乎驩兜何迁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9)?”
皋陶曰:“都!亦行有九德(10)。亦言其人有德,乃言曰:载采采(11)。”
禹曰:“何?”
皋陶曰:“宽而栗(12),柔而立(13),愿而恭(14),乱而敬(15),扰而毅(16),直而温(17),简而廉(18),刚而塞(19),强而义(20)。彰厥有常吉哉(21)!日宣三德(22),夙夜浚明有家(23)。日严祗敬六德(24),亮采有邦(25)。翕受敷施(26),九德咸事(27),俊乂在官(28)。百僚师师(29),百工惟时(30),抚于五辰(31),庶绩其凝(32)。
“无教逸欲(33),有邦。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几(34)。无旷庶官(35),天工(36),人其代之。天叙有典(37),敕我五典五惇哉(38)!天秩有礼(39),自我五礼有庸哉(40)!同寅协恭和衷哉(41)!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42)!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43)!政事懋哉懋哉(44)!”
“天聪明(45),自我民聪明;天明畏(46),自我民明威。达于上下(47),敬哉有土(48)!”
皋陶曰:“朕言惠可厎行(49)?”
禹曰:“俞,乃言厎可绩(50)。”
皋陶曰:“予未有知,思曰赞赞襄哉(51)!”

皋陶谟注释

编辑
(1)迪:行,履行。弼:辅助,这里指辅佐大臣。谐:和谐。
(2)惇叙:使敦厚顺从。惇:敦厚。叙:顺从。
(3)励:勉励。翼:辅助。
(40昌言:美言。
(5)人:指官吏。
(6)咸:都。时:是,这样。
(7)哲:明智。
(8)官:任用。
(9)孔:很。壬:佞,巧言善媚。
(10)亦:当读“迹”,检验。下文“亦言”之“亦”,同。详见《尚书易解》。九德:九种德行,详见下文。
(11)载:始。《史记》作“始”。采采:从事其事。这是一个动宾结构,就是说将要试用他。采,事。
(12)栗:坚栗。
(13)柔:柔顺。立:卓立,独立不流。
(14)愿:谨厚。恭:严恭,严肃恭敬。
(15)乱:治。这里指治理的才能。敬:敬谨,不傲慢。
(16)扰:和顺。《孔传》:“扰,顺也。”毅:刚毅。
(17)直:正直,径直。温:温和。
(18)简:《孔疏》:“简者,宽大率略之名。”廉:廉隅,方正。
(19)刚:刚正。塞:充实,性刚正而内充实。
(20)强:坚强。义:善。王引之说:“义,善也。”
(21)彰:表彰。常:祥。常吉:祥善,指九德
(22)宣:显示,表现。
(23)浚:恭敬。明:勉力,努力。
(24)严:通“俨”,矜持、庄重的样子。祗:恭敬。
(25)亮:辅助。采:事务。邦:国。
(26)翕:合。敷:普遍。施:用。
(27)咸:都。事:从事,任职。
(28)俊乂:指才能和品德均过人的人。
(29)师师:互相效法。师:法。
(30)百工:百官。惟:思。时:善。
(31)五辰北辰。北辰有五个星,因称五辰。北辰居天之中,所以借喻国君。
(32)凝:成功。
(33)教:《释名》:“效也。”逸欲:安逸贪欲。
(34)一日二日:日日,天天。万几:变化万端
(35)旷:空,空设。庶官:众官。
(36)天工:《汉书·律历志》作“天功”。谓天命的事。
(37)叙:秩序,引申为规定。典:常法
(38)敕:告诫。五典:五种常法,指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和子孝。惇:敦厚。五惇:使五伦惇厚
(39)秩:秩序,引申为规定。
(40)自:用,遵循。五礼:指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庸:经常。
(41)寅:恭敬。协:和谐,协同一致。衷:善。
(42)五服: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五等礼服。章:显扬。五章:表彰这五等人。
(43)五刑:指墨、劓、剕、宫、大辟五种刑罚。用:施行。五用:施于这五类罪人。
(44)懋:勤勉,努力。
(45)聪:听,指听取意见。明:视,指观察问题。
(46)明畏:明,表彰。畏:惩治。
(47)达:通。上下:上天和下民。
(48)有土:有土地的君王。
(49)惠:语中助词。底:致。致:用。见《淮南·修务训》注。
(50)绩:成功。
(51)曰:语中助词。赞赞:连言赞赞,模仿重言的语气。襄:辅助。

皋陶谟译文

编辑
查考往事古迹。皋陶说:“君能诚实地履行其德行,就能有远见,而辅佐的臣子也能同心协力。”
禹说:“好啊!如何去做呢?”
皋陶说:“啊!要谨慎地修养自身,思虑深远。要亲近九族,那些贤明的人就会相互勉励来辅助,由近及远,道理就在于此”
禹听了这番精当的言论,拜谢说:“对呀!”
皋陶说:“啊!还要能辨别不同的人,安抚民心。”
禹说:“噢!都像这样,连帝舜也难以做到。能识别人就是明智,就善于用人。能安定民心就是慈爱,百姓都会怀念他。能做到明智和受人爱戴,何必担心驩兜?何必流放三苗?何必畏惧巧言、善色、很佞的人呢?”
皋陶说:“啊!考察人的行为有九种美德。要说某人有美德,就要把他做的事一件一件列出来。”
禹问:“什么是九德呢?”
皋陶说:“宽宏而又坚栗,柔顺而又卓立,谨厚而又严恭,多才而又敬慎,驯服而又刚毅,正直而又温和,简易而又方正,刚正而又笃实,坚强而又良善。要表彰那些具有九德的好人啊!每日能表现出三种美德,日夜都恭敬努力。这样做,卿大夫就能保持其封地。每天能庄严地实践六种德,用以辅助政事于国,作为诸侯就能保持他的邦国了。对于九德能普遍推行,使具备就得的人都出来任职做事,才德超群的人都获得官位。百官臣僚相互学习效法,把自己的职责事务做好,使政事与天象运转相顺应,各种事情都会成功。”
(皋陶说:)“治理国家的人不要贪图安逸和私欲,要兢兢业业,因为情况天天变化万端。不要虚设百官,上天命定的工作,人应当代替完成。上天规定了人与人之间的常法,要告诫人们用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的办法,把这五者敦厚起来啊!上天规定了人的尊卑等级,推行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和庶人这五种礼制,要经常啊!君臣之间要同敬、同恭,和善相处啊!上天任命有德的人,要用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五种礼服表彰这五者啊!上天惩罚有罪的人,要用墨、劓、剕、宫、大辟五种刑罚处治五者啊!政务要劝和了!要努力啊!”
(皋陶说:)“上天的视听依从臣民的视听。上天的赏罚依从臣民的赏罚。天意和民意是相通的,要谨慎啊,有国土的君王!”
皋陶问:“我的话可以实行吗?”
禹说:“当然!你的话可以实行并且可以成功。”
皋陶说:“我没有别的学识,只想天天辅佐君主并对他有所帮助啊!”
词条标签:
历史著作 历史 其他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