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

编辑 锁定
《文王》,《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的第一篇。为先秦时代的汉族诗歌。全诗七章,每章八句。歌颂周王朝的奠基者文王姬昌。朱熹《诗集传》据《吕氏春秋·古乐》篇为此诗解题曰:“周人追述文王之德,明国家所以受命而代殷者,皆由于此,以戒成王。”这指明此诗创作在西周初年,作者是周公。后世说《诗》,多从此说。余培林《诗经正诂》说:“观诗中文字,恳切叮咛,谆谆告戒,……故其说是也。至此诗之旨,四字可以尽之,曰:‘敬天法祖。’”此论可谓简明得当。《诗经》是汉族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对后代诗歌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作品名称
《大雅·文王》
创作年代
先秦
作品出处
《诗经》
文学体裁
诗歌
作    者
无名氏

目录

文王原文

编辑
文王
文王在上(1),於昭于天(2)。周虽旧邦(3),其命维新(4)。有周不显(5),帝命不时(6)。文王陟降(7),在帝左右(8)。
亹亹文王(9),令闻不已(10)。陈锡哉周(11),侯文王孙子(12)。文王孙子,本支百世(13),凡周之士(14),不显亦世(15)。
世之不显,厥犹翼翼(16)。思皇多士(17),生此王国。王国克生(18),维周之桢(19);济济多士(20),文王以宁。
穆穆文王(21),於,缉熙敬止(22)!假哉天命(23),有商孙子(24)。商之孙子,其丽不亿(25)。上帝既命,侯于周服(26)。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27)。殷士肤敏(28),裸将于京(29)。厥作裸将,常服黼冔(30)。王之荩臣(31),无念尔祖(32)!
无念尔祖,聿修厥德(33)。永言配命(34),自求多福。殷之未丧师(35),克配上帝(36)。宜鉴于殷,骏命不易(37)!
命之不易,无遏尔躬(38)。宣昭义问(39),有虞殷自天(40)。上天之载(41),无声无臭(42)。仪刑文王(43),万邦作孚(44)!
文王桃木剑 文王桃木剑

文王注释

编辑
(1)文王:姬姓,名昌,周王朝的缔造者。《毛诗序》:“文王受命做周也。”郑玄笺注:“受天命而王天下,制立周邦。”
(2)於(wū):叹词,犹“呜”、“啊”。昭:光明显耀
(3)旧邦:邦,犹“国”。周在氏族社会本是姬姓部落,后与姜姓联合为部落联盟,在西北发展。周立国从尧舜时代的后稷算起。朱熹诗集传》:“周邦虽自后稷始封,千有余年,而其受天命,则自今始也。”
(4)命:天命,即天帝的意旨。古时奴隶制和封建制国家的君主宣扬自身承受天命来统治天下。周本来是西北一个小国,曾臣服于商王朝,文王使周发展强大,独立称王.奠定灭商的基础,遗命其子姬发(武王)伐商,建立新兴的王朝。
(5)有周:这周王朝。有,指示性冠词。不(pī):语气词,同“丕”。不,语气词,不、丕古通用,丕亦语词。《毛诗》:“不显,显也;不时,时也。”
(6)时:是。“
(7)陟降:上行曰陟,下行曰降。
(8)左右:犹言身旁。
(9)亹(wěi)亹:勤勉不倦貌。《毛诗正义》:“亹亹,勉也。”《尔雅·释诂》:“亹亹,勉也。”《广雅·释训》:“亹亹,进也。”进亦勉也。朱熹诗集传》:“强勉之貌。”郑玄笺注:“勉勉乎不倦,文王之勤用明德也。”
(10)令闻:美好的名声。令,美好。朱熹《诗集传》:“令闻,善誉也。” 不已:无尽。
(11)陈锡:陈,朱熹《诗集传》:“犹敷也。”敷,敷陈也,遍布也。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陈锡即申锡也,申,重也“。故”陈“,亦犹“重”、“屡”;锡,通”赐“,赏赐。 ”陈锡“,意思为”广施恩赐“。哉:“载”的假借,初、始。
(12)侯:维、乃。孙子:子孙
(13)本支:朱熹《诗集传》:”本,宗子也;支,庶子也.。”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本如木之有本,支即枝也。”以树木的本枝比喻子孙蕃衍。
(14)士:这里指统治周朝享受世禄的公侯卿士百官。
(15)不显:显也,不,语助词,下文“世之不显”同意。 亦世:犹“奕世”,即累世。
(16)厥:其。犹:同“猷”,谋划。翼翼:勉敬,恭谨勤勉貌。
(17)思:一说为语首助词,一说为“愿”。郑玄笺注:“思,愿也”,从此说。 皇:美、盛。
(18)克:能。
(19)桢(zhēn):支柱、骨干。王宗石《诗经分类诠释》据《校勘记》谓“桢”字唐石经初刻“桢”,后改为“祯”,“祯”,吉祥福庆之意。此说亦通。
(20)济济:有盛多、整齐美好、庄敬诸义。
(21)穆穆:《毛诗正义》;“穆穆,美也。”朱熹《诗集传》:“穆穆,深远之意。”《广雅·释训》:“穆穆,敬也。” 有深远、庄重、恭敬诸义。
(22)於:发语词,读wu。缉熙:光明。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缉,继续也;熙,光明也。”敬止:敬之,严肃谨慎。止犹“之”。
(23)假:大。《汉书》《刘向传》引孔子读此诗而释之曰:“大哉天命!”
(24)有:得有。
(25)其丽不亿:其数极多。丽,数;不,语助词;亿,周制十万为亿,这里只是概数,极言其多。
(26)侯:同上文,维也。周服:服周,服,臣服。“侯于周服”,意即“维服于周”。
(27)靡常:无常。
(28)殷士肤敏:殷士,殷侯也。归降的殷商贵族。《毛诗正义》:“肤,美。敏,疾也。”,郑玄笺注:“殷之臣壮美而敏。”肤敏,即美好敏捷的意思。
(29)祼(guàn):灌鬯(读音同“畅”)也,古代祭祀的一种仪式。把黑黍和郁金草酿成的香酒浇在地上,求神降临。将:行。朱熹《诗集传》:“将,酌而送之也。”“殷士肤敏,裸将于京”意思为“殷之臣壮美而敏,来替周朝助祭。”《刘向传》云:“孔子论《诗》,至于‘殷士肤敏,裸将于京’,喟然而叹。盖伤微子之事周,而痛殷之亡也。”
(30)常服:祭事规定的服装。黼(fǔ):古代有白黑相间花纹的衣服。冔(xǔ):殷冕。
(31)荩臣:忠臣。朱熹《诗集传》:“荩,进也,言其忠爱之笃,进进无已也。”
(32)无:语助词,无义。无念,念也。
(33)聿:发语助词。
(34)永言:久长。言同“焉”,语助词。配命:与天命相合。配,合也,比配,相称。
(35)丧师:指丧失民心。丧,亡、失;师,众、众庶。
(36)克配上帝:克,能。可以与上帝之意相称。
(37)骏命:大命,也即天命。骏,大。不易:难也。
(38)遏:止、绝。尔躬:你身。
(39)宣昭:宣,宣布,昭,昭明。宣昭,宣明传布。义问:美好的名声。义,善;问,通“闻”。
(40)有:又。虞:审察、推度。殷:一说殷朝,一说殷为“中道”之义,从前说。郑玄笺注:“度殷所以顺天之事。”,意思为“推度殷朝顺应天意的事情”。
(41)载:行事。
(42)臭(xìu):味。
(43)仪刑:效法。刑,同“型”,模范,仪法,模式。
(44)孚:信服。

文王译文

编辑
文王神灵升上天,在天上光明显耀。周虽是古老的邦国,承受天命建立新王朝。这周朝光辉荣耀,上天的意旨完全遵照。文王神灵升降天庭,在天帝身边多么崇高。
勤勉进取的文王,美名永远传扬人间。上天厚赐他兴起周邦,也赏赐子孙宏福无边。文王的子孙后裔,世世代代蕃衍绵延。凡周朝继承爵禄的卿士,累世都光荣尊显。
累世都光荣尊显,深谋远虑恭谨辛勤。贤良优秀的众多人才,在这个王国降生。王国得以成长发展,他们是周朝栋梁之臣。众多人才济济一堂,文王可以放心安宁。
文王的风度庄重而恭敬,行事光明正大又谨慎。伟大的天命所决定,商的子孙成了周的属臣。商的那些子孙后代,人数众多算不清。上天既已降下意旨,就臣服周朝顺应天命。
商的子孙臣服周朝,可见天命无常会改变。归顺的殷贵族服役勤敏,在京师祭飨作陪伴。他们在祼礼上服役,身穿祭服头戴殷冕。为王献身的忠臣,要感念你的祖先。
感念你祖先的意旨,修养自身的德行。长久地顺应天命,才能求得多种福分。商没有失去民心时,也能与天意相称。应该以殷为戒鉴,天命不是不会变更。
天命不是不会改变,你自身不要自绝于天。传布显扬美好的名声,依据天意审慎恭虔。上天行事总是这样,没声音没气味可辨。效法文王的好榜样,天下万国信服永远。
文王八卦镜 文王八卦镜

文王鉴赏

编辑
这篇诗是《大雅》的首篇,歌颂周王朝的奠基者文王姬昌朱熹诗集传》据《吕氏春秋·古乐》篇为此诗解题曰:“周人追述文王之德,明国家所以受命而代殷者,皆由于此,以戒成王。”这指明此诗创作在西周初年,作者是周公。后世说《诗》,多从此说。余培林《诗经正诂》说:“观诗中文字,恳切叮咛,谆谆告戒,……故其说是也。至此诗之旨,四字可以尽之,曰:‘敬天法祖。’”此论可谓简明的当。
《诗经》中有多篇歌颂文王的诗,而序次以此篇为首,因为它的作者是西周王朝的政治代表人物、被颂扬为“圣人”的周公,诗的内容表达了重大的政治主题,对西周统治阶级具有现实的和长远的重要政治意义。
歌颂文王,是《雅》、《颂》的基本主题之一。这是因为文王是周人崇敬的祖先,伟大的民族英雄,周王国的缔造者。姬昌积五十年的艰苦奋斗,使僻处于西北的一个农业小国,逐渐发展为与殷商王朝抗衡的新兴强国,他奠定了新王朝的基础;他又是联合被侵略被压迫的各民族,结成统一战线,反抗殷商王朝暴虐统治的政治联盟的领袖;他组织的军事力量和政治力量,在他生前已经完成对殷王朝的三面包围,完成了灭商的决战准备;他采取比较开明的政策,以代天行道、反对暴政实行“仁德”为旗帜,适合当时各民族各阶级反对暴虐统治与奴隶要求解放的时代潮流,因而得到各族人民的拥护。他死后三年,武王继承他的遗志,运用他组织的力量,抬着他的木主伐商,一战成功,推翻了殷商奴隶主政权,建立了比较开明的周王朝。文王是当之无愧的周王国国父,对他的歌颂,自然成为许多诗篇的共同主题。每个时代都曾产生自己时代的颂歌,歌颂自己时代深受爱戴的政治领袖,歌颂为自己的民族、阶级、国家建立功业的英雄,歌颂文王的诗篇,就是在上述现实基础上理所当然的历史产物。
文王 文王
这篇诗与其他的文王颂歌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除了歌颂之外,作者还以深谋远虑、富有政治经验的政治家的识见,向时王和全宗族的既得利益者,提出敬天法祖、以殷为鉴的告戒,以求得周王朝的长治永安。
全诗七章,每章八句。第一章言文王得天命兴国,建立新王朝是天帝意旨;第二章言文王兴国福泽子孙宗亲,子孙百代得享福禄荣耀;第三章言王朝人才众多得以世代继承传统;第四章言因德行而承天命兴周代殷,天命所系,殷人臣服;第五章言天命无常,曾拥有天下的殷商贵族已成为服役者;第六章言以殷为鉴,敬天修德,才能天命不变,永保多福;第七章言效法文王的德行和勤勉,就可以得天福佑,长治久安。
很明显,贯穿全诗始终的是从殷商继承下来,又经过重大改造的天命论思想。天命论本来是殷商奴隶主的政治哲学,即“君权神授”,统治者的权力是天帝赐予的,奉行天的旨意实行在人间的统治,统治者所做的一切都是天意,天意永远不会改变。周王朝推翻殷商的统治,也借用天命,作为自己建立统治的理论根据,而吸取殷商亡国的经验教训,提出“天命无常”、“唯德是从”,上天只选择有德的人来统治天下,统治者失德,便会被革去天命,而另以有德者来代替,文王就是以德而代殷兴周的。所以文王的子孙要以殷为鉴,敬畏上帝,效法文王的德行,才能永保天命。这是此诗的中心思想。
全诗没有空发议论,而是通过对文王功业和德行的歌颂,以事实为依据,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歌颂文王福泽百世,启发对文王恩德的感戴之情,弦外之音就是:如果没有文王创立的王朝,就没有今日和后世的荣显。作者又以殷商的亡国为鉴戒,殷商人口比原来的周国多得多,却因丧失民心而失败,再用殷贵族沦为周朝的服役者这一事实,引起警戒。全诗恳切叮咛,谆谆教导,有劝勉,有鼓励,有启发,有引导,理正情深,表现了老政治家对后生晚辈的苦口婆心。在文王颂歌中,这是思想深刻、艺术也较为成功的一篇。
全诗七章,章八句,五十六句中除三句五言外,均为四言,章句结构整齐。每章换韵,韵律和谐。最突出之处,是诗中成功地运用了连珠顶真的修辞技巧:前章与后章的词句相连锁,后章的起句承接前章的末句,或全句相重,或后半句相重,这样,语句蝉联,诗义贯串,宛如一体。这篇诗的蝉联,除了结构紧凑,还起换韵作用,如姚际恒诗经通论》所说:“每四句承上语作转韵,委委属属,连成一片。曹植《赠白马王彪诗》本此。”方玉润诗经原始》还说:“曹诗只起落相承,此则中间换韵亦相承不断,诗格尤奇。”
词条标签:
语言 民族 古代史 历史